Silver

冷cp,靖蔺,逆闪闪。
只有逢年过节才出现的拖稿势力。

【博闪】喵?喵。Ch.4

和Jay合写的AU。
豹闪设定,大部分灵感来自Jay(。)ooc避雷注意。
我终于更了。

Chapter 4:

Harrison Wells这些天回家都很早。

工作繁忙的时候我们热爱工作的总裁习惯于在实验室工作到很晚,有时甚至直接在那睡下,他的办公室有张折叠床,太晚来不及回家的时候睡在办公室也并非下策。

Harrison早早回家的原因自然是小豹子,他把它带回家后查阅了不少资料。小豹子是公的,Barry应该正好满两岁,两岁的豹子已经性成熟了,而1-3月正是雪豹的发情期,他这两天都在注意着它晚上有没有发出尾音拖的很长嘶嚎声。

Harrison开门时小豹子不出所料地趴在玄关处等着他,饲主一进门便跑过去蹭他的裤脚。每次它这么做的时候Wells总是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养了只豹子还是只奶猫。
男人弯腰揉了揉小豹子的头,给它弄了些水和吃的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小豹子黏他,就凑过去趴在他脚上做一双豹毛拖鞋。Wells揉了揉额角,抱起它放到两臂之间,Barry乖乖的看着饲主在这个黑不隆咚还会发光的壳子上敲来敲去,还是没忍住天生的好奇心用爪子上去摁了摁。这不摁可倒好,一摁就坏了事了。Wells正在修改一个新项目的资料,还没来得及保存便被小豹子一爪子关了窗口。他眼神里带着怒气地敲了下Barry的脑袋,在看到那双还不明所以的绿眼睛后拎着它的后颈就给它扔了进沙发那头的洗衣篓里。小豹子还依然不明所以地很委屈,扑腾了两下想跳出去,可没想却在柔软的衣物里越陷越深。它折腾了一会,最后索性只把脑袋探出去看着沙发上饲主的背影。

Wells重新把文件改完后给自己倒了杯酒,活动了几下肩膀在洗衣篓前蹲下。小豹子已经要在里面睡着了,听见饲主的脚步声轱辘了几下爬起来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一脸无辜。Wells就不紧不慢地蹲在他面前,修长的手指拢着酒杯,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敲打着玻璃内壁。男人抿了口酒,把一直盯着他的Barry从洗衣篓里捞出来。Barry此时全身都沾满了抱着他的这个男人的味道,抖了抖全身的毛乖乖地趴在饲主的臂弯里,碧绿的大眼睛却好奇地盯着男人手里的酒杯。Wells把这一团豹子放到卧室的床上,拿了睡衣往浴室走。Barry没有像上次一样跟上去,他在男人离开之后往床头柜上的酒杯方向挪了挪,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尖。

浴室里蒸汽缭绕,Harrison站在镜子前用毛巾擦了擦发梢的水珠。他还没有换上睡衣,一滴没来得及擦下的水滴顺着他裸露胸膛完美的肌肉线条滑落,还停留在他身上的水珠一路向下,直到被围在腰间的浴巾吞没。
Wells捏了捏鼻梁,水蒸气把他的蓝眼睛染得温和。他穿好衣服,推开玻璃门走向卧室。

出乎他的意料,毛茸茸并不在床上,取而代之的是被子里鼓起的长条状的包。Wells的脚步在门口停住了,他抱着胳膊看着床上的“不速之客”。鉴于他家的安保良好到苍蝇都进不来的地步,他并不相信有人能闯进这栋房子,床上这一长条无疑是小豹子搞的鬼。
“Barry?”
闻声被子里的东西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青年微眯着眼睛,声音还带着喝醉似的意味。
“Surprise———”
Wells眯了眯眼,他可是第一次见到动物变成人,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可以被称之为“懵x”的表情。

“你给我解释一下,Barry Wells,为什么在你十五分钟就能自己洗干净的情况下要我用两个小时来洗净吹干你那身羊毛地毯?”
Wells自己都震惊了一下,不过这确实是他在知道他的小豹子能变成人形之后脑子里的第一想法。他缓步走近他的床,床头柜上空的酒杯和青年身上的酒气就足以说明这件事的起因————小豹子趁他洗澡的时候把酒杯里的烈酒舔了个干净。 青年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男人嘟囔了一声。
“是豹毛地毯。”
Wells轻笑了一下,坐在床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青年毛茸茸的短发。
“你没穿衣服?”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Barry在兽形的时候除了身上的皮毛一丝不挂,变成人形的时候自然——也是一丝不挂。
青年“腾”地红了脸,试图把整张脸埋在枕头里。Wells忍俊不禁,勾着嘴角把内裤和睡裤丢给他。他在青年红着脸套上裤子之后才躺下,拿过床头那本书翻开。Barry显然是因为醉酒昏昏欲睡,习惯性地蹭到男人身边双臂环住他的腰,依然裸着的胸膛和另一副温热的身躯只隔着一层睡衣。Harrison对已经变成人形的豹子还保留着兽形时的习惯无奈极了,他合上书,在男孩儿的脸颊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Night,Barry.”
“zzzz.....”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