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冷cp,靖蔺,逆闪闪。
只有逢年过节才出现的拖稿势力。

Falling【一】

**高亮**
HP世界观文,仅为HP世界观。无历史人物无历史事件
角色均为原创,若不喜请勿喷。每篇文章都是作者的心血。
耽美年下攻,师生恋。
Here we go.
一、
Andy在还没入学的时候就见过Cecil了。
那是在国王十字火车站,十一岁的小Andy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黑发推着装满行李的推车跟着推车上有猫头鹰的某个少年。当他穿过那堵墙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喷着蒸汽的红色铁皮火车,而是站在站台上有着银色短发的眼镜"少年"。
从他只拎着一个手提箱来看他不像是霍格沃茨的学生,而像是在等什么人。小Andy站的地方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细碎的刘海被额前细密的汗珠沾湿了贴在脑门上,眉毛很淡,睫毛很长,眼睛很蓝。小Andy从来没见过有人有这么蓝的眼睛,就像是波罗的海的汪洋。小Andy不由得走近了一点,在他专注着观察那位眼镜"少年"时还被不小心撞了一下。那双蓝眼睛的主人同火车蒸汽的呜呜声一齐响起的磁性嗓音提醒了Andy该上车了,但那双蓝眼睛的主人并不是在和小Andy说话。小Andy看见他笑着拥抱了一位棕色头发的中年男人,蓝色眼睛弯起的弧度让他小小的心脏有些莫名的悸动。在旁边傻傻地看着不是他的性格,小Andy还是忍不住朝着那双蓝眼睛的主人吹了声口哨。当那双蓝眼睛的主人转过头来把视线放在他身上时他愣了那么一瞬,那双眼睛里没有被冒犯的怒气,只有温柔的好看的笑。下一秒五根纤长的手指就轻轻摁上了他乱蓬蓬的头发,眼镜"少年"的皮肤有些苍白。
“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听到这句话小Andy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眼镜"少年"没再说些什么,轻轻拍了拍他的头便和那个中年男人走了。小Andy在车上的时候还在想那双蓝眼睛的主人,想着他的声音真好听。

其实当时Cecil在火车站看到小Andy的时候已经二十三岁了,已经是一个从霍格沃茨毕业了好久的成年巫师了。他的确是在等什么人,在小Andy看来装不了什么东西的手提箱被他施了一个完美的无痕伸缩咒装着他全部的行李。他在等Ethan,他的老朋友,在霍格沃茨任教的一位教授。Cecil与学校达成了协议,他做两学年的助教便可以成为霍格沃茨的教授。Ethan比他大四岁,他们从小就是邻居,一起长大。Ethan曾经是是格兰芬多的学生,现在是魔咒教授,而Cecil就是要做他的助教。
Cecil在火车站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小Andy,他的注意力全放在Ethan通常走的那条道上(他们每年都在这儿碰面),直到他注意到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他才注意到小Andy。他在小Andy被撞到的那一刹那看了一眼他,只是个孩子,这是他的第一印象。但直到他拥抱Ethan的时候那个孩子还没走,这就有些奇怪了。要么他是看上自己了,要么他是对自己有敌意。Cecil看到他的眼神时后者就被他排除掉了,有着一双那么干净的黑眼睛的男孩怎么可能对他有敌意呢?对于一个看起来才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看上自己的事他也没怎么在意,直到,呃,那声说实话对这么一个英国口音的绅士不太礼貌的口哨。Cecil向来是个性情温和的人,这种事情他也没少在别的国家遇到过——例如美国。所以他只是上前拍了拍那个男孩的乱蓬蓬的黑头发,给了那个小男孩一个温柔的笑容。所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的小Andy已经彻彻底底地忘不了他的那双蓝眼睛了。

评论

热度(1)